亚搏在线登录-佟丽娅出演了江达琳,或许恰好可以解释何为中年女演员的“困境”

“这或许是中生代女演员集体陷入的困境,她们的议价能力,她们可把握的机会,实在是太少了。” ——三表

有幸拜读了表叔一篇关于佟丽娅的文章,瞬间醍醐灌顶。

忽然发现这么久了,我可能对佟丽娅有些“误会”。

从《完美关系》开播到如今剧情过半,尽管我是倍数观看,但也可以很负责任地从每一集中准确地找到“槽点”。

剧情不过关无非是“悬浮式”的编剧导演和“大环境”压榨共同作用的结果,这是国产剧的通病也是几乎无法逆转的“败局”;可演员演技不过关就只能是演员本身素质不够硬这一唯一结果了。

《完美关系》中的女一号佟丽娅,演技几乎是不存在的。

都说同类别职场剧《创业时代》中的Angelababy,堪称是“贡献”了“灾难式”职场精英的鼻祖。

那照这个逻辑,佟丽娅大概就是得到了baby的真传,将“灾难”亲力亲为的在《完美关系》中“完美”地延续了下去。

挤眉弄眼

一惊一乍

浮夸做作

当然,佟丽娅的“灾难演技”只是为江达琳这个“灾难人设”雪上加霜。

但不容置疑的是,佟丽娅在此次出演中的表现,很不及格。

明明已经是个孩子妈妈,却非要装嫩强凹少女;少女就少女吧也能忍,可江达琳明明是个留学归来的富二代,却要硬生生被塑造成了一个没脑子的天真派;没脑子就没脑子吧,全当为了衬托卫哲的英勇神武,可是没脑子还牛气冲天理直气壮的,确定不是故意在挑战观众的路人缘?

这让人不禁满脑子问号:佟丽娅究竟是喝了多少酒才接了这个角色?

“中年女演员”无戏可拍,差不多已经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。

明明演技越发娴熟,各种角色都能“品出”不一样的味道来诠释,可偏偏就是无处施展。

女演员步入中年的处境,像极了古时候怀才不遇的文人墨客:腹中有才华,奈何没舞台。

现如今的国产剧里,三十多岁的女演员们举步维艰。

有像佟丽娅一样凹少女的。

当初周迅出演《如懿传》,刚开播没几集就被“群嘲”:太老了,脸垮了,嗓子难听……

你能说周迅没演技么?

很显然是不能的。

华人女演员里第一位集齐三金影后的,就是周迅。

可她依旧被嘲了。

观众看剧,首先要看的就是演员的脸。

男演员保鲜期长,所以大把的中年男演员还能和刚出道的流量小花组cp,可不少三十几岁的女演员就只能沦落到出演婆婆和妈了。

这就出现了另一种截然相反的“扮相”:扮丑。

《琅琊榜》中演技备受好评的静妃刘敏涛,明明只比饰演靖王的王凯大了五岁,却在剧中扮演了王凯的母妃。

《美好生活》中的宋丹丹老师,只比张嘉译大了九岁,却在剧中扮老饰演了张嘉译的母亲。

反观70年出生的张嘉译,2017年的时候还在和88年出生的王晓晨“谈剧中恋爱”。

还有徐熙媛大S,曾经的女神,多少人青春的回忆里都有一部她和罗志祥的《转角遇见爱》。可又有多久,你没有在荧幕前看见过她了?

不是她婚后忙着相夫教子不愿出来工作,而是找她拍戏的导演,设定的角色大多已经趋向于妈妈。

甚至是饰演王大陆的妈妈。

再漂亮的女明星也难逃“中年困境”的“诅咒”。

谈不上公平不公平,但“年轻比演技更能决定女演员事业期的长度”,这就是现状。

去年凭借《都挺好》再次翻红的姚晨,曾在《星空演讲》中谈及了关于中年女演员的困惑与矛盾。

“适合我这个年龄段演员的戏越来越少了,我的事业已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,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:丧。”

杨蓉在《我就是演员》的舞台上开诚布公地讲到: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,但因为害怕被影视圈这个市场淘汰掉,一直努力维持着自己的“少女人设”。

她也在舞台上呼吁,能多些机会,分给三十多,四十岁的中年女演员。

海清在青年电影展颁奖台上的一番“女性感言”曾经掀起了不小的风浪:“我们足够专业,我们首先完成导演定向,然后才是角色。我们一定比胡歌便宜也一样好用,希望大家给我们更多机会!”

虽说不少人对此存在异议,但也不能否定海清所讲的,很大部分正是这些中年女演员们正在面对的。

言归正传。

所以佟丽娅为什么要接下江达琳这个惹人嫌的事儿精“傻女主”?

是不爱惜羽毛?是下海捞钱无所谓?是破罐子破摔?

我想都不是的。

最大的可能是《完美关系》已经是现时期的佟丽娅,所能选择的最好的的剧本了。

而江达琳是继一个又一个的单亲妈妈,恶毒婆婆,离婚后落魄女人等一系列角色中且能挑出来的最顺眼的人物之一了。

佟丽娅唯一错的,大概就是自己的演技这么多年了,不进还退。

周迅能凭借自己过硬的专业素质狠狠打了之前说她“又老又丑”的观众们的脸;

可惜佟丽娅,大概只能默默承受这个不适合自己又撑不起来的角色带来的“苦果”了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nauca.com